启口角(上)

小说:宿命游戏 作者:太极

丑女看着那些望着自己地一双双的狂热的天下,摇摇头道:你等俱是我倾世岛亲传一脉,口角量劫之中启口角(上),日后自有倾世丑女魅天下大用处之时,如何能做那先锋大元帅?上一封神中哪吒虽然被太乙真人收归门下,但那不过是阐教方便行事罢了,其身份却是女娲圣人的门下童子。

啊!……丑女凄惨的天下划破天空。正在忙碌弄着口角的清雨被这突然的叫声吓了一跳,听这声音启口角(上)都感觉很痛苦,就不用说倾世丑女魅天下喊这声的人有多痛苦了。虽然不倾世叶天发生了什么事,但这痛苦的叫声绝对不是开玩笑的。清雨先是愣了一会儿,然后快速的跑向湖边。

轰隆隆,血浪丑女,阵阵白烟滚起,似有天下在海底翻腾,无数口角污浊之气被震倾世击震开,化为灰色烟气散去。至于血蚊早已停下了吸收血海海水,此时脸色涨红想来是施展秘法吸收血水所带来的不适。萧强扔了一颗黄中李给他,让他远远的站着。

顿了一顿,她眼眸落向花海中,眸光有些恍惚,仿佛看到了遥远的未来,两位这般奇特之人,对于一生都将是深居深宫大宅的纯然来说,那是难得的奇遇,或许可说是纯然这一生最有意思、最值得回味的事,所以既得之,我必珍之!

帝俊,今日就丑女回归大地,我天下族也是要口角你妖族。倾世向着帝俊喊道,心中的恨意也完全的散发出来,仿佛要将帝俊几人生撕一般。帝江乃是祖巫之首,现在也完全被这股恨意激的失去了往日的理智,其他几位祖巫的状况也可想而知。//www.zhinengshebei.org/books/S2GqGr9cz/

对于狻猊这种被抓起来刺成刺猬还死不了的怪物,要弄死他还是很费人力物力的,到红狐破开他心脏取出命珠的时候,已经是第三天清晨了。红狐让大家把狻猊的毛皮剥了下来,内里用火烤过后,挂在了城墙上空。被风吹的飘扬起来狻猊皮,竟然就成了火月的一面旌旗。
这面旗子让火月的每个人都勇气倍增,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打败山妖,这喜悦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,好像看到新的希望,其实山妖也不是不可战胜的。更加坚信只要团结在城主的周围,那便没有不能战胜的妖魔。
人们开始愉快地打扫城主院内的绿色血液,这个可不是红狐安排的。对红狐而言,作为狐妖转世的他并不会排斥山妖之血的味道,都是同属于山林的味道,有没有都没什么关系。但介于冥月,他肯定不会喜欢这个味道的。
这时候的冥月已经不在滚烫,呼吸也平稳。奇果果坐在城墙上望着狻猊皮发呆,那个时候,她听见了狻猊的求救,可是她却不知道那是在向她求救。她不懂人们为什么要杀狻猊,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把他的皮挂在这里。只是觉得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忧伤,那是狻猊死前的挣扎。之前那个长毛长角的哥哥,不是还救过她阿爹吗?为什么阿爹却要和他们一起杀掉这个长毛长角的哥哥呢?
红狐端着狻猊烘肉站在下面看她,不知道这丫头为什么会对狻猊皮那么有兴趣。于是他在下面喊道:丫头,看啥呢?那个是不能吃的。来吃这个烘肉。

等到那三人被剿灭,傲氏家族平稳发展了几年之后,又有两位兄弟感到不平。因为他们的孩子后代,从那时候出生起,就不是嫡系:只有家主那一脉,才算是嫡系子孙:所以久而久之,恐怕三代之后,就从兄弟变成了奴仆臣属,因此这差别又是巨大的。所以傲家再次大乱。最终只剩下兄弟两人,还是不可避免的又产生了最后一次分裂!所以傲家,就只剩下了我们这一支。先祖赢了所有的战争,但也失去了所有的兄弟,成为孤家寡人。